“死了,嗯。”陈韦智说,语气有点加重,但没有一丝惊讶。

他面前网页上只有一张算力表,没有任何设计元素,白底黑字。这是陈韦智几个月前还连接过的小矿池,如今几个数字货币的算力表全部显示为“0”。

“这没什么,矿池有算力就能生存,没有算力随时会死掉。这是完全靠算力说话的世界。”陈韦智说。

他特意遮挡了那个网页的IP地址,这是因为小矿池最怕DDoS攻击——所有的公开的矿池,普遍遭受过此类攻击:大量合法的请求占用大量网络资源,以达到瘫痪网络的目的。所以IP地址不对公众开放。

就在陈韦智发现那个小矿池已经默默退出“江湖”时,曾经在比特币矿池全网排名前四、来自中国的BW.COM(币网)矿池算力正在一点点下滑。

这是曾经在业内拥有相当高地位的矿池。但一张实时变动的“矿池份额”页面上,两天时间,币网算力从400多PH/s降到了175PH/s左右,全网只有0.6%左右的份额了。

“这么点算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矿池没有2%以上的算力份额很难稳定运行下去。”一个巨头矿池创始人快速浏览最新的比特币算力份额表后随口说道。

矿池掌握数字货币的规律和秘密,也一直是业内巨头攻城略地的要地。3月30日,做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火币网宣布火币矿池上线。

多位矿圈人士告诉深链财经(ID:deepchain),火币布局矿池是战略需要,他们此前布局过矿场,有自己一定规模的矿机。“这是巨头的游戏,中小型矿场矿池只有羡慕的份儿。”

王磊(化名)就是中小型矿池主的代表,去年下半年币市顶点时,巨头之间经过竞争排序有了至今相对稳定的排位,这个局面让他觉得格局已成定局,“靠算力说话的世界,小矿池基本已经没有能力参与竞争”,他选择退出了。

这是站在食物链比较顶端的一块肉,即便曾经赫赫有名的矿池,如今不少也早已不见踪影,倒闭了,就是陈韦智口中的“死了”。

王磊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位置:“对我们(中小型矿池)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

个体挖矿的时代早已结束

实时滚动变化的矿池份额网页上,算力、占比、块数量,每刷新一次就有新的数据出来。

密集的数字变化和滚动让正在全国各地找矿机托管的陈韦智感到焦虑,有矿机才能有算力。经历过2014和2018年两次“矿难”,留在他手里的东西已经不多,做矿机托管是他能找到的增加算力的新路径。

“这起初是一个简单的‘江湖’。”陈韦智边说,边飞快地打开浏览器,输入一串架构矿池的代码。

咖啡馆里人声嘈杂。陈韦智穿着一件敞开拉链的冲锋衣、旁边放一个破旧硕大的黑色双肩包,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他刚从千里外的一个矿场回来,听说要聊矿池,这是一个令他兴奋的话题,所以不等回家休整就赶来演示架构一个矿池是多么简单容易。

4年矿工生涯里,他做过两次矿池,都是短暂运营之后便以失败结束。

他把矿池比作“组队打怪”。“矿池集结很多矿工一起计算一个数字货币加密块,胜利之后再给我们‘分赃’。”说到“分赃”,他搓搓手。

咖啡馆网速有点慢,陈韦智说话速度跟手速差不多快。等他快要把他理解的矿池简史讲完,才跳出那个显示矿机算力图表的页面,一个简单但功能完整的私人矿池搭建好了。

“开头就这么简单,只需要输入一串代码就能架好一个矿池。早期矿工有几百台、几千台矿机就能做一个矿池,包括我自己。”他说。

但难的在后面,没有外来矿工加入,就没有足够算力,应付不了不断增加难度的数字加密区块,矿池就是空架子。

陈韦智在2014年放弃了传统金融领域的工作,跟随无数拥有财富梦的人们入了比特币的局,当时比特币大涨。

2014年下半年,币价持续走低。到2015年初,降到200美元。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矿机加入,比特币全网算力飙升。

这意味着,原来一个人在家用电脑就能挖比特币的时代结束。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独特在其计算规则,平均每10分钟被挖出一个区块,每个区块12.5枚比特币。为了维持出块速率,它每13~20天增加一次计算难度。

2009年1月27日,比特币第一个数字加密区块被挖出时,一个区块的平均算力是4MH/s。

到2010年2月随着矿工增多,它的算力增加5倍。

因为不断有矿机加入,挖矿难度增高,一台矿机挖出一枚比特币的时间越拉越长。最终促使矿工架起矿池,把多台矿机算力接在一起挖矿,业内形象称之为“组团打怪”。

2011年5月,全球第一家比特币矿池出现,它的名字是Eligius。

现在,一个比特币加密区块的算力已经高达25EH/s,全球有200多万台矿机集合在20多家矿池挖矿。

这其中,有17家来自中国。而90%左右的算力,则掌握在8家大矿池手中。以太坊和莱特币矿池情况也相似。

但币价不断走低,全网矿工的收益直接下降。2014年下半年,币价下跌最多时超过90%,“开一天机,赔一天电费,跟‘凌迟’割肉差不多。”陈韦智比划着说。

这是他的第一次矿池经历,队伍还没有组建起来就死于“矿难”,所谓“矿难”,是当矿工的挖矿收入不抵付出的电费时。

第二次“矿难”是在2017年年中,币价又回来了,飞涨的速度令外围的人们根本无暇去想它背后存在的风险。鉴于彼时比特币算力又上升一个新高度,陈韦智又想“组队打怪”。

这次他专门花1万多聘请了网络工程师,但矿池架起来了,江湖却不是原来的江湖了。

随时会死掉的小矿池

“矿池巨头已经固定,小矿池很难再从中分一杯羹。”这是陈韦智和王磊的共识。

像陈韦智这样想搭建私人矿池的矿工现在依然随处可见,但算力还在飙升,几千台矿机加在一起很难挖出一个区块,他们随时会“死掉”。

“稳定”是矿池招揽生意的一个金字招牌。“稳定的意思是每天能按平均算力挖出比特币,并且给矿工带来稳定的收益。”现在,排名前10的矿池每天都能给0.14~0.2BTC的矿工费。

跟巨头的这种稳定比,小矿池随时会因为某一天挖不出比特币而没有收益,此时矿工随时流向其他矿池。

4月9日,深链财经(ID:deepchain)打开一个名为ANOMP的矿池网页,上面显示,三种数字货币的算力都是“0”。

“死了,前段时间还有算力。”陈韦智说:“现在只能跟着大矿池‘组队打怪’了。”

对这个场景,王磊深有感触。

2017年下半年,在数字货币热潮的顶点,王磊选择卖掉自己的一千多台矿机,同时关掉了他们的中型矿池。

而他的一个同样拥有中型矿池的朋友认为国内的成本太高、收益少,选择去瑞士挖矿、建矿池。

“去北欧是现在矿工和矿池的一个趋势,那里是全球不多的成本较低、法制健全的地方了。”王磊说。

他认为当时选择抛售的举动有风险,但看眼下的局势,他又觉得庆幸。

“经历过2013、2014年的震荡,我们把那些事情看得会更平淡一些。可以说,小玩家基本没有特别多的机会了,所以我们选择在一个顶点抛掉。”

如今的王磊只参与一些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不再自己挖矿、做矿池。

中国矿池占全网90%以上算力

BTC.COM官方网页的实时统计页面,体现算力的数字时刻在发生着微小的变化,排在第一名的BTC.COM市场份额在27%上下不断浮动,然而远超第二名10%。

前5名的微小浮动一天内可能不会影响各自的排位,但3天之内,却可能发生排位的变化。

而排在10名以后的矿池,可能某一天就因为没有算力而从排位表上消失了。

“这就是巨头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一位矿池投资者说。

巨头之间争夺的时候,收益高低会成为一决胜负的关键。

F2Pool(鱼池)的创始人毛世行会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劲爆!151%挖矿收益在鱼池!”还在BTC.COM时的朱砝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段也发“BTC.COM今天的收益要逆天,160%以上!”

后来,BTC.COM的算力从0到占全网近30%,长期排在第一了。

现在,全网显示20个比特币矿池,来自中国的矿池占全网90%以上的算力。

截至4月12日下午3点,排名前三的均来自中国,分别是BTC.com(占比26.42%)、蚂蚁矿池(16.98%)和BTC.TOP(14.47%);前10名的矿池只有1家来自国外。

“中国现在在全球挖矿界占据90%以上的份额,这一个是因为中国人确实勤劳肯干,第二则是因为中国一些地方有便宜的电力供应。”在北京望京一个写字楼里,BTC.COM一位前负责人告诉深链财经。

他认为矿池生命力来自其拥有的算力,算力越多,实力越强,而算力是矿工提供的,所以矿池可以说是为矿工服务的。

“能吸引、并维护好矿工才能走下去,矿工可以自由选择矿池,你的收益高、网站运行流畅,就容易吸引矿工。”上述负责人说。

但陈韦智和王磊强调,这恰恰是做矿池最难的地方。

另一方面,包括矿圈95后投资人张议云在内的三人都觉得,无法与BTC.COM比肩,“人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BTC.COM矿池成立于2016年9月,是比特大陆旗下运营和技术人员搭建,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矿机生产商,旗下已经诞生两家矿池巨头,除BTC.COM外还有蚂蚁矿池。

“像比特大陆,算力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卖机器之前需要测试机器有没有问题,测试的过程就是挖矿的过程。”张议云说。

“但外界可能不知道,BTC.COM刚组建时,比特大陆没有直接给我们资源,初期也都是我们自己四处找矿工,慢慢积累起来的,运营一个矿池的核心要点是网站好用,然后你能给矿工带来稳定并且高于同行的收益。”BTC.COM的一位前负责人透露。

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在他们之前的2015年初,矿池的格局完全不同。F2Pool(鱼池)、BitFury、BTCC以及BW.COM(币网)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如今F2Pool占比10.06%,排名第4。BTCC占比3.77%,排名第8。BitFury占比1.26%,排名第10。BW.COM占比0.63%,排名第14。

BW.COM币网由花松秀创办,如今的算力是173.68.86PH/s,24小时仅挖出1块比特币。

“这个算力你可以算一下,明天就不能保证能顺利挖出比特币了,这样的话矿工没有收益,自然会去收益稳定的矿池,所以,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一位矿池界人士分析。

在币圈有一句话,“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陈韦智觉得,离数字币最近的矿圈可能更甚。曾经赫赫有名的矿池,如GHash.io、HaoBTC、Eligius,如今早已不见踪影。

活下来的,才有肉吃

BTC.COM如今已经长期稳占矿池排行榜第一的位置,拥有几万台矿机却始终没有搭建自己的矿池的张议云,把排在前几名的都称为“熬出来的矿池”。

“都经历过艰难的时候。”张议云说。

2014年陈韦智在“矿难”中折戟的时候,F2Pool(鱼池)创始人毛世行也打算做矿池,毛世行在矿圈代号是“鱼神”。彼时,他尝试过自己组装矿机,全国各地寻找便宜电价的地方挖矿。

随着比特币、以太坊全网算力持续增高,他也着手搭建自己的矿池。

“初期他去融资,刚好在熊市,后来听说挺苦的,他去找过一位投资人朋友,但被拒绝了。”一位矿圈人士说。

但最终熬了很久,其他矿池都熬死了,他就活过来了,成了中国第一家矿池。

在BTC.COM,运营总监朱砝看着算力排行表已经一脸淡定。初创时虽然背靠比特大陆,但是矿工都是他和同事们一起慢慢带过来的。大算力用户是所有矿池争抢的对象,“初期去拓展客户,你要和鱼池、蚂蚁、比特大陆抢客户。”

春节期间,BTC.COM 年终盘点。朱砝说:“还记得吗?6月17日,世界矿工大会,BTC.COM告诉世界,有两种矿池,不可同日而语?”

初期,BTC.COM为了扩大自己的算力份额,发明了一种新的挖矿模式——FPPS。这让矿工的直接受益平均提高了6%,BTC.COM的份额从3个月前的11%提高到26%。“不可同日而语”的意思是,如今BTC.COM的收益已经跟其他矿池不一样了。

如今,经历过融资艰难的毛世行,也早已可以轻松说出自己曾经创业时期经历过的失败和挫折,或者坐在三亚香格里拉度假酒店,伤感曾经一起走过的伙伴掉队了。

面对这样的局势,张仪云对深链财经(ID:deepchain)说:“我们观望,但没必要加入他们。我们本来就是他们的客户,再自己花成本搭建矿池,那么我图什么?现在的矿主没有想去做矿池的了。”

不过,作为区块链领域投资者,他倒是曾试图想参投矿池。

一次遇见朱砝,他问:“朱总,BTC.COM需不需要投资?”

朱砝直接回:“不需要。”

“真要去投他们,估计我们也投不起。”张议云后来说。他们几乎一成立就开始赚钱,不缺资金。

跟张议云一样,另一位矿圈投资者对深链财经说,“也没有听说哪家矿池需要融资的。”

利益与情怀的博弈

陈韦智很怀念2014年的矿圈,虽然他自己一入局就惨遭“矿难”、搭建矿池最终也不了了之,他始终是个乐观向上的矿工。

“秩序单纯、很美好。”在人来人往的咖啡馆,陈韦智眯起眼睛思索几秒,说出这两个词。

而能勾起他这种回忆的标志性事件就是Ghash.io算力接近51%时,主动发声明疏散矿工。

2014年6月初的一天,一个比特币论坛上,几年来一直安心挖矿的矿圈突然出现了骚动。矿工们发现,当时算力最大的比特币矿池GHash.io的算力即将超过51%。

知乎上有一个著名的提问,“怎样杀死比特币?”其中最引起重视的一种方法是“51%算力攻击原理”。

即当攻击者的算力超过总算力的51%,就可以篡改区块数据,制造双花,导致人们对比特币信任破灭。

那几天,在巴比特论坛上,矿工们讨论和恐慌情绪持续蔓延。一篇《GHash.io:你想干什么?!》的帖子里,矿工说,GHash.io矿池最近成了加密货币业界的漩涡中心。

2014年1月,由于该矿池算力过度集中,甚至引发了比特币价格的一段猛跌,最后,在社区的强烈呼吁下,部分矿工开始撤离GHash.io矿池,方才平息波折。

GHash.io后来回应:“中本聪和无数的前辈,用智慧和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的曙光,但这条路需要我们所有人继续走下去,尽自己所能,去捍卫那些自由而诚实的效用。就比特币的51%算力攻击而言,博弈的最终落脚点,停留在硬件(芯片、网络传送)技术的市场化程度——越是市场化,我们距离诚实的区块链就越接近。相反,越是权力垄断化,我们距离它就越远。”

2014年6月14日,GHash.io发布“预防算力超过51%做出防范措施”,主动疏散外来矿工,允许自己的矿工去别的矿池挖矿。

“我们的投资人以及参与者打算保护和发展比特币,并断然不会以任何形式伤害或损坏比特币生态系统,我们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参与任何51%攻击或者进行比特币双花。”

“这就是早期的极客圈。大家都非常尊崇去中心化,当自己可能要违反去中心化原则,都会自发地做出决策。跟现在不一样,现在如果超过51%,估计都还会继续忙着增长。不一样了。”4月8日,F2Pool(鱼池)创始人毛世行对深链财经(ID:deepchain)说。如今他言语之中还是很怀念当年的氛围。

可惜的是,GHash.io后来悄悄倒闭了。

鱼池历史上也有超过31%的时候,毛世行说,当时采取了措施,“提升手续费,让矿工去其他的池子。”

在BTC.COM运营总监朱砝看来,现在不太可能形成51%算力攻击这种事。首先前几家矿池巨头不会合并,其次如果出现这种可能,矿工会撤出,业内依然会呼吁阻止垄断的发生。

情怀是陈韦智和张议云认为曾经在矿池极客圈存在过的东西。

“神鱼”毛世行也很怀念,“很美好。”他说。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